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中式连锁快餐关店11家背后:或因过度依赖外卖 商家大量涌入部分亏本经营

  • 百乐百乐宫娱乐官方网站
  • 2019-05-19
  • 187人已阅读
简介    下载APP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 “在外出就餐人均50元+的北上广深,外卖成为了不少人快节奏生活下的最直接选择,不仅种类多、方便、节省时间,关键

    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 “在外出就餐人均50元+的北上广深,外卖成为了不少人快节奏生活下的最直接选择,不仅种类多、方便、节省时间,关键是便宜。然而,便宜的外卖背后,一个操作规范的商家是否能够盈利呢?  近日,据《北京商报》报道,北京连锁快餐品牌一品三笑,大批关店,25家店只剩下14家。一品三笑方面对媒体称,由于过度依赖外卖,平台补贴减少,导致经营遇困,正在考虑其他合作渠道。  外卖平台,蜜糖变砒霜?到底是企业自身经营管理问题还是外卖模式难以为继?  注: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,论据难免偏颇,不存在刻意误导。  关停11家门店  中午12点30左右正是用餐高峰,北京市区一家商场附近的一品三笑快餐店,店里零散坐着几个顾客,不时有一两外卖小哥过去取餐。于此对应的是,相邻的几家中式快餐店,熙熙攘攘,卡座上基本坐满了人。这家店挨着商场出口,风不时从门缝钻进来,更显得有点冷清。  一品三笑,这家曾经以卤肉饭单品打出名声的中式快餐品牌,早已陷入经营困境。  据《北京商报》报道,一品三笑对外表示,由于过度依赖外卖平台,随着补贴减少,导致门店经营遇到问题。其官网显示的25家门店,如今已缩减至14家,已关店11家。  据报道,目前一品三笑正在进行经营模式的转型,在产品线、经营模式等方面都在进行调整。  为此,铅笔道拨打了一品三笑公司总部的电话,始终无人接听。另外,记者看到,在和平东桥店,一品三笑的logo已经撤下,玻璃窗内已经贴上了南城香的宣传海报,店内在装修。和改头换脸和平东桥店不同,距离其几站地北辰时代商场底下的门店,还保留着原有店铺的样子。里边桌椅摆放整齐,一排醒目的订餐电话高高挂在门头,似乎已提前打烊。  铅笔道向附近几家商家询问,得到的回复是“他们家去年国庆就关了,平时店里基本没人,主要是做外卖。”  已经关掉的一品三笑北辰店。  但是,和一品三笑在同一个商场,另外一家全国连锁的中式快餐店的员工却告诉铅笔道,他们订单还是以堂食为主,外卖大概占40%,来吃饭的都是附近大厦的人,到用餐高峰人很多。  在一品三笑门店,记者问及是不是主要提供外卖,“两个(堂食和外卖)差不多吧。”一位服务员说。  店铺的收缩,是否与一品三笑外卖业务有关?该店工作人员透露,公司一直在亏钱,就把店关了。  铅笔道也走访了多家类似于一品三笑模式的中式连锁快餐店,许多商家介绍,目前,他们还是以堂食为主,外卖占到30%~40%,占比例并不是最高。  商家赔本赚吆喝  铅笔道从商家处了解到,商家与平台合作主要分为平台抽成,服务费,补贴几类。一位北京连锁面馆负责人介绍,目前他没有看到过补贴,中小商家没有,平台补贴主要集中在头部。在抽成上,每单大概抽15%~25%不等。此外,商家们还会买一些广告位、推荐地理位置。  另一位汤品连锁店创始人则表示,平台抽成一直上调,而补贴在减少。  对于补贴减少,铅笔道也曾向饿了么方面进行求证,对方表示平台补贴这方面一直比较平稳,也并未提高抽成。  一位多年餐饮从业者吴宇(化名)告诉铅笔道,如果是纯做外卖,死亡率非常高。“因为堂食能赚钱,做外卖利润太薄。”  吴宇介绍,起初他们也是希望通过线上外卖平台来盈利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尤其快餐,议价空间不高。因此,他们决定转化思路,堂食用来盈利,靠外卖拉新、冲量。  平台的补贴越来越少,满减对用户的优惠活动却依然存在,而活动成本只能商家来承担,这是目前商家们生存困难的又一原因。  记者在一品三笑店里,注意到最贵的茶树菇咖喱鸡排双拼饭是29.5元,其余饭菜类在16.5~26元左右。在美团上,一品三笑的价位在16~35元之间,满30元减8元,满50元减18元,加上满减,整体不超过30元一单。二者之间相差不大,销售最好的是17.5元金牌卤肉饭,稍微贵一些的套餐销量只有几十单。  “有的时候为了冲量,基本上就是保本,甚至都亏钱。”吴宇说。  他同时也表示,外卖平台本身是给商家提供了一个销售渠道。但是它并不是品牌唯一的获客渠道,吴宇正考虑开拓更多的拓客方式,“鸡蛋不能全部放在一个篮子里”。  另一方面,由于在外卖平台利润低,他们针对平台运营专门设计一些对接方式,对其产品模式、满减做出相应的调整。  做外卖的快餐连锁活路在哪里  没了外卖平台的补贴,商家们就活不下去吗?  “一品三笑大批关店,这不全是外卖平台的锅,跟企业自身管理、运营有很大关系。”吴宇认为,并不是外卖的利润低了,它是一小部分因素,主要还是市场竞争激烈。  根据美团9月发布财报显示,截至2018年上半年的前十二个月,美团在线活跃商家数为510万,较2017年同期增长了51.6%。大量的商家涌进外卖餐饮。  在餐饮行业,成本高、人工高、房租高,流量也越来越贵,会倒逼一些企业经营朝着集中化、规模化、专业化的方向发展。  这是一个洗牌过程,没有经营能力、核心的竞争力商家面临迭代。汤品连锁品牌CEO吕雯(化名)认为,快餐外卖找不准自己的特色和定位,红利也会慢慢消失。这过程中,企业如何在各种渠道中统筹运营好,成为关键。一品三笑显然没有做到。  在这方面,以线下起家的餐饮品牌金百万则是佼佼者。早在2007年,金百万就开始布局线上市场,2016年外卖销售额超过3亿元;2017年线上外卖交易额超过7亿元。  金百万的外卖模式是,将美食城门店分享给入驻餐饮商户,建立共享厨房,商家入驻之后,金百万提供店铺,不干涉餐厅经营,产生房租价值。  由于外卖商户办理营业执照困难,商户在金百万的共享厨房可以直接入驻,通过动线设计让餐厅作业面积小,使用效率高。金百万负责与外卖平台的对接,商家不需要担心订单流量,做好产品就可以。  智能炒锅、共享厨房,大大降低了人工、房租成本,财务模型得到优化,让金百万在众多外卖品牌中杀了出来。  餐饮消费市场千变万化,新零售、新模式、新餐饮、新物种、新势力、新技术层出不穷。  外卖平台后撤,快餐连锁的中小玩家们如何在外卖市场上保住自己的一亩三分?“只靠一条腿走路必定走不远。”无论是做线上,还是线上线下都有,品牌要打通线上、线下业务,做全渠道运营,增强势能,才能够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活下来。     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铅笔道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(责任编辑:季丽亚 HN003)

文章评论

Top